走就走吧  发表于: 2017-09-11 09:21
浏览次数(265)

养狗不能成“你之蜜糖,他之毒药”

养狗不能成“你之蜜糖,他之毒药”
  广州市政府决定自8月起至今年年底,在全市范围内开展养犬管理执法整治专项行动。专项行动期间,对巡查发现的养犬不登记、遛犬不牵犬绳、不及时清理犬只粪便等违规养犬行为进行警告教育,记录在案。有关方面表示,最主要的三大不文明养狗行为,分别是遛狗不牵狗绳、不及时清理狗屎和狗叫扰民。

  可以说,养狗扰民问题由来已久。几年前,我看过一个报道,为防范小区里的大型犬、烈性犬咬人,广东某小区业主出门总带着一根打狗棒。又不是丐帮帮主,出门要带打狗棒,想想也是醉了。更不幸的是西安的龙女士,今年6月20日,她被狗咬伤,在注射4针疫苗后因狂犬病发作不幸离世。对此,你可能有疑问,被狗咬了打疫苗不就没事了吗?现实答案是还真不一定,这要看疫苗注射是否规范,是否产生了抗体,抗体是否能绝对杀灭病毒。换言之,被狗咬了打了疫苗也不是百分百安全。这么来看,养犬管理执法专项行动无疑很有必要。

  我不否认,养一只狗或其它宠物会给狗主人带来欢乐,成为其情感的一种寄托,但这应该只限于私人领域。有爱狗的人,就有怕狗、抗拒狗的人,狗狗这种在私域内的“蜜糖”,就不该肆意、不加规制地跑到公共领地,成为他人唯恐避之不及的“毒药”。

  有人会说,狗狗不让自由进入公共领域,这是哪门子道理?再说,我的狗不咬人。呵呵,我想说,子非狗,焉知狗之不咬人?当然,还有人提出,广州地铁不是允许导盲犬搭乘吗?对此,我只想说一般的狗怎么能与高素质的导盲犬相提并论?报道显示,导盲犬每年的训练成本在12万元左右,淘汰率更高达60%,而目前,国内服役的导盲犬仅有67只,比国宝大熊猫还要少。这给我们的启示是,普通狗以及狗主人想要在公共领域有更大、更自由的活动空间,恐怕只能求解于狗素质提升,否则还是哪儿凉快、哪儿不打扰人,就待哪儿吧。

  有人质疑,导盲犬培训成本太高,这是个案,没有必要培训普通狗。这句话对了一半,也错了一半。对的地方在于,不是每条狗都适合当导盲犬,训练导盲犬的成本也确实很高。错的地方则在于,大部分国人对养狗成本没有正确的认识,以为养狗成本就是购买费、检查检疫费、狗粮费、狗惹事后善后的成本等,但没有想到过应该有培训费。说到这里,就有必要说一说德国养狗的那些事。

  在德国养狗,你不能把狗狗长时间关在家里,否则就犯法了。因为德国有明确的动物保护法,长时间不遛狗的话,会被动物组织告上法院。出外遛狗可以不用狗绳,前提是狗狗获得了“证书”。在德国生长的狗,小时候就被送往狗学校上课,主要是教育小狗该怎么与同伴相处,克服害羞、不容易受到外在环境的惊吓,同时也学会与主人互动时应有的礼貌。而学完基础课程后,接下来要接受青少年狗的教程。培训完之后,这些汪星人就可以参与狗狗执照考试了,一旦顺利考取证书,就代表着这只狗非常有礼貌,可以不受户外牵绳的法律限制。

  所以,在德国,要成为一条可以自由奔跑的汪星人很不容易,要想成为它们的主人同样不容易:养狗者需要通过考核,包括养狗动机,是否有经验,家居空间,经济情况等。通过的审核者还需要签署法律文件,表示愿意接受动物保护协会志愿者随时追踪及审查。在德国一些地方,养狗者甚至还必须考取饲养执照。反观国内,养狗的成本太低了,由此衍生出来的就是沉重的后期管理成本,有些恶果甚至只能由普通市民承担。总之,啰嗦了这么多,倒不是说要照搬德国经验,但确实有必要对粗放的犬只管理机制深入反思。专项治理会有效果,但终究治标不治本。
宠物狗交易Top榜